大股东违规占用逾9亿元 红阳能源遭通报批评

时间:2019-11-16 来源:www.syqnsy.com

原标题:大股东通过通报批评

K图 600758_0

上市公司非法占用红阳能源9亿多元

10月25日,对红阳能源控股股东沈阳煤炭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阳煤炭集团”)非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一事作出裁决。sh) 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对红阳能源、沈阳煤业集团及相关高管进行通报批评

作为回应,鸿阳能源告诉记者《中国经营报》,辽宁证监局和上海证券交易所先后就大股东占用非经营性资金向公司发出行政监管措施函和通报批评等监管措施。 该公司还表示,将加强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业务部门关键岗位人员的培训和学习。目前,相关人员已先后参加了中国上海协会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组织的合规培训。

记者了解到,红阳能源控股股东不仅占用了上市公司的资金,而且两者之间还有很多交集 在红阳能源2018年年报中,前两家提前还款企业都是深美集团的子公司,深美集团在应收账款方面不乏其人。

违规占用资金受到批评

2018年9月,辽宁证监局对红阳能源进行了现场检查,发现其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具体表现为神煤集团对资金的非经营性占用 该公司通过子公司和非关联公司之间的多次资金交换隐瞒了资金的去向。多笔资金最终流向控股股东神煤集团,并被神煤集团占用,不收取任何资金占用费。

虽然截至现场检查结束,所有相关资金均已返还,但辽宁证监局认为,该行为没有经营实质,构成神煤集团对红阳能源的非经营资金占用 此外,红阳能源2018年年报披露,2018年10月17日,控股股东占用的非经营性资金出现另一个问题,金额达3亿元,当天返还。

这两种占用资金的行为没有实质内容。非法资金占用行为的主体是神梅集团,性质相同。 红阳能源在2018年的年度报告中披露了这一点。其子公司间接向控股股东神煤集团提供银行贷款资金,累计占用非经营性资本9.35亿元。

鉴于上述违法事实和情况,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对红阳能源及其控股股东申煤集团、公司时任董事长林守新和赵广、时任总裁张兴东、时任首席财务官龚方还以及董事会秘书李一三进行通报批评

“过去,大股东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时,常常违反信用证,给予知情批评,这对于红阳能源来说是比较严格的 “一些证券交易商认为,上市公司的资金属于所有股东。即使被挪用,也需要股东的同意。否则,涉嫌侵犯股东利益。 因此,建议监管部门对大股东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进行严厉处罚。

此外,证券经纪人认为,上市公司的大多数高级管理人员既在上市公司任职,又代表控股股东的利益。因此,在控股股东面前,如果上市公司现金流充足,后者往往会成为前者的“口袋”,上市公司资金被非法占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与控股公司有许多交叉路口。

事实上,神煤集团和红阳能源以前除了非法占用资金外,还有很多业务交叉,有的甚至形成关联交易。

近日,红阳能源宣布,为消除公司与其控股股东神梅集团之间的竞争,实现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的承诺,辽宁神梅红阳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阳热电”)计划与神梅集团签署《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协议,以现金形式收购清华供热并网改造项目、陡黄树煤粉锅炉热源项目、生物质锅炉热源项目相关资产和陡黄树锅炉房用地,原为“三供一业”

公开信息显示,神煤集团目前持有红阳能源46.97%的股份,是公司的控股股东。沈阳焦煤是红阳能源控股公司的子公司,持有公司二级子公司红阳热电100%的股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上述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红阳能源对记者表示,上述交易是沈阳煤业集团和红阳能源落实2015年重大资产重组承诺的具体举措。 红阳热电是红阳能源的二级子公司。供热资产的收购将有助于红阳热电占领目标资产所在的区域供热市场,满足上市公司扩大供热市场规模、形成规模效应、提高供热效率的需求,使上市公司增加稳定的供热业务收入,提高盈利能力。

除上述关联交易外,红阳能源及其控股公司也有很多交集。 例如,2018年年报披露,红阳能源预付款的最终余额为4.01亿元,其中排名前两位的是沈阳煤炭(集团)国源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源物流”)和呼伦贝尔胡绳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胡绳矿业”),合计约占红阳能源预付款的40%

值得注意的是,国源物流和胡绳矿业的实际控制权都在神煤集团。

除了预付款,神煤集团也出现在应收账款中。 例如,沈阳焦煤鸡西神龙矿业有限公司的托管费曾出现在红阳能源2018年年报的应收账款中

作为回应,红阳能源宣布鸡西神龙矿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煤炭开采和销售,与公司由同一大股东控制。它属于相关方。为避免同业竞争,沈阳焦煤有限公司于2015年与公司签订委托管理协议,收取委托管理费。 双方正在制定还款计划,以根据计划偿还贷款。

“红阳能源内部控制有缺陷 “一位熟悉沈阳煤业集团的人士告诉记者,此前,沈阳煤业集团通过定期会议研究了红阳能源的日常业务,这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红阳能源的独立运营,红阳能源并没有在人事、业务和财务方面保持其独立于沈阳煤业集团,这不可避免地不会影响其业绩。

收入减少,利润增加

无论是因为大股东非法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还是因为大股东干预上市公司的独立经营,红阳能源的业绩近年来一直不佳,尽管煤炭价格已经稳定下来。

2018年度报告。报告期内,红阳能源实现净利润1.13亿元,同比下降75.71% 红阳能源将这一下降归因于2017年底的一次矿难。

2019年10月30日,红阳能源披露了其第三季度报告,业绩并未出现太大改善。 公告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红阳能源实现营业总收入47.8亿元,同比下降10.4%,同比增长。母亲净利润1044.2万元,同比增长151.5%。每股收益为0.01元。 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14.7%,同比下降1.1个百分点,净利率为0.2%,基本保持去年同期水平。

红阳能源向记者解释说,收入减少、利润增加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当前产能指数的处置收入增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期内,红阳能源的非经常性损益总额为7492.7万元,对净利润影响较大。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母亲的净利润为-6448.5万元,保持去年同期的亏损水平。

记者了解到,在报告期内,红阳能源的子公司红阳热电卷入了一起3900万元的合同纠纷诉讼。 针对上述诉讼,原告已向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并已冻结洪阳热电公司约4000万元存款。 此案定于11月7日审理

事实上,除了收入下降和合同纠纷诉讼,鸿阳能源还面临债务压力。

”2019年上半年,公司负债率达到62.65%,账面货币仅为17.88亿元,但一年内偿还的债务高达58.43亿元。 这位证券经纪人告诉记者,即便如此,鸿阳能源仍慷慨解囊,为其子公司提供贷款担保。今年10月,为沈阳焦煤股份有限公司担保了5亿元人民币,为公司积累了18.8亿元人民币。

关于担保问题,洪阳能源告诉记者,截至2019年10月16日,公司向控股子公司提供的担保总额约为24.17亿元,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44.41%。上述担保事项已经过审查程序和公开披露程序。 目前,公司逾期对外担保总额约为1783.2万元。以上逾期担保是红阳能源重组后剩余的全部担保。

(来源:中国商业网)

(编辑:DF120)

-